• 新闻网欢迎您!

去了一趟南疆南,感觉像出了一次国

来源:未知 作者:菏泽新闻中心 时间:2017-10-18 18:07

提起新疆多数人会有如下两种反映:

1,很想去!

2,可是,保险吗?

新疆给人太多的是一份神秘,如果你不亲眼去看看,又怎么知作别人嘴里的新疆到底什么样?

骑立刻学?住蒙古包?如果这是真的,你不感到很浪漫吗?

这一次,我要去喀什。

一个漫天黄沙的五月,越南越显著。

在我第一次踏上新疆列车时,乘务员告诉我到了新疆一定要去喀什。那时候,没什么概念,也没有意识,以至于被搁浅到现在。

出发前,依然有挚友说怎么想着要去南疆?

注意平安。

或多或少,我也曾担忧过。氮素,如果没有去新疆,请不要据说新疆,没有亲眼目击,没有发言权。

喜欢上这里,不需要理由,时隔两月,再一次踏上南疆的列车。

这里一定会再去,并且不止一次。













火车是此行的主要交通工具,城际列车、绿皮火车是南疆最大的运力。过了库尔勒,只有K字开头的列车和纯正的绿皮火车。如实说,绿皮火车是有些受罪的,但是如果你是人文爱好者,一定会有收成。

乌鲁木齐南站动身库尔勒,城际列车四个半小时到达,比起曾经最快七八个小时的车次来说,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了。

风车在新疆比较常见,最大面积的风车位于达坂城,当然这里还有那首可能不经意间就会哼起来的曲子《达坂城的姑娘》。



城际列车在新疆以乌鲁木齐为中心辐射了周边比较不太远的城市。时间上大大缩短了,票价却未涨,环境也比一般绿皮车优越了许多。

这一点,必需要给新疆铁路点赞,手动赞!

乘务员的着装和动姐没什么差异,看起来舒心很多。









蹲在车厢连接处的男人正在看报,这或者是打发时间最悠闲的方式。



在车厢衔接处吸烟的白叟,他此刻会在想着什么?

乌鲁木齐至库尔勒城际列车坐票价69块,全程四个半小时,还设置有软卧区。



新疆马兰,曾是军事重地,在地图上无法找到的神秘地方。

而现在已经被国家发改委列入国家红色旅游项目第二批经典名录,周边有蝴蝶谷、博湖、马兰还能够欣赏戈壁的风景!虽说不是那种青山绿水,但是也别有一番滋味。











你一定听过或者吃过库尔勒香梨,对,一说吃的很多人的印象一下就来了,没弊病,这就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,又得名“梨城”,也因此闻名中外,这可以理解为南疆的第一座城市。

一湖两河滋润着这处西域文化的发源地,一条母亲河孔雀河穿城而过,并不像是一个在沙漠边沿的城。

不过,略微掉价的火车站已经有些年成,并未做多少更新。

建设桥差不多可以懂得为库尔勒地标,坐落于孔雀河之上,入夜,河边漫步的,乘凉的,拉家常的,跳广场舞的,一副繁荣的景象,好不壮观。







库车古称龟兹,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,素有“西域乐都”、“歌舞之乡”、“中国白杏之乡”的美誉。

这里对于我来说,还是极为生疏的。

犹如前往喀什一样是第一次,因为老友在这里工作和生活,得以在这里停留了两日,并未去到官方的景点,好比库车王府。

因为盆友们工作的原因,稍微遗憾的是没有去一趟库车大峡谷。

不过仅仅是周边的水库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沙滩与大海之感的。



出城往西走,在靠近天山脚下的位置,惊讶的呈现一片很大的水域。而让人觉得神奇的是,这里的水和沙漠居然可以如此协调的相处,看起来恍如来到东海之滨。







左边是“海”右边是“沙漠”,正所谓热情似火,冰火两重天。

对于这大漠边上的城市,风沙是常客,就我们到的这功夫,风沙四起,吹得人完全睁不开眼。



时常会听到这样的句子:不到喀什,就不算到新疆。

喀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处所?会有如斯魅力?

中国最西,时差到达三小时之久,维吾尔族集合地,这大抵是多数人的概念。而其厚重的历史渊源,古老的高台建造,传统的手工业也许才是这里的精髓所在。

第一缕阳照射下来的时候,一夜的安静再度被攻破。喀什噶尔城门口的陶瓷罐目不暇接,适合欧式装修的家。



正经的一天应该是从这里开端:开城仪式。

天天早上十点半的样子,民间艺人盛装上阵,迎接来自五湖四海的宾朋,节目时间很短,只有10分钟,但是足以让你感受到他们的热情。







  • 我把他叫做国王,他老是最后涌现,做出邀请的手势,欢送每个原道来客追随他的脚步入城。

开城仪式停止后,踏着古人的脚印,进入商品集散地花盆集市、铁器集市、木器集市、帽子集市、阿图什巷、库木代尔瓦扎路等地,用心感触着古城的魅力与风采。

整个巷子不小,我并没有挨个转,来往返回也只是走了左边一条和右边一条,因为终点是喀什夜市。







一面手绘墙,很文艺,有木有?





简直每个维吾尔家的门口都会有瓶瓶罐罐,花花草草,我想这才是生活该有的立场,究竟,生活是你本人的。





这个叫做空中花园的地方,大抵是要打造成一个景点吧,我们途经的时候,还在施工,我和黑妹带着尝尝看的心和施工职员打了个招呼便溜了进去,制高点,唯一遗憾,就是漫天洋溢着细沙的天。











路边的干果,据说都很补肾。



古城的另一端,艾提尕尔清真寺。

是新疆规模最大的清真寺,也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清真寺之一。在国内外宗教界均拥有一定影响,非礼拜的时候可以购票进入参观。

古城的另一端,艾提尕尔清真寺。

是新疆规模最大的清真寺,也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清真寺之一。在国内外宗教界均具备一定影响,非礼拜的时候可以购票进入参观。



除了古城区,喀什市区也有着文艺的一面。比如东湖夜景,比方这巍峨的摩天轮。





假如说新疆的灵魂在喀什,那喀什的精华一定在高台民居。

高台民居地势曲折,人口密集,小巷很多、纵横交织、四通八达。巷内还有很多百年前的老宅住房,到底历史有多长?

高台民居的人会说:“我爷爷的爷爷就在这里寓居”。

这里还有二、三层简易楼房,楼梯多半没有护栏,甚至还有一些危房。

如今到了喀什旅行的人必定要去这里逛一逛,有标语书:不到高台民居,等于没到喀什噶尔。不外,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里不算是一个景点,但是这里是城中最古老的一片修建,有600年以上的历史。

去往高台民居的路口,一定会看到路边有这么一位大爷,在出摊。他和别的小摊不一样,不单只是卖些烟火,墙上挂了一排民族乐器,倒是很抢眼。



心情好的时候,大爷会兴致勃勃的来上一首小曲,逗得我们围观者拍手叫好。

手里正弹的起劲的这一款乐器叫热瓦辅。

看我拿着手机在拍,大爷并不知道是否专业,反正意思是让我给他录一段,后来大爷很当真的又来了几段,他让我做成光盘给他。

在我二次前往的时候,给他带去了光盘。原本一脸严肃的他顿时笑了起来,大抵是认为我还是很诚信的,他回首告知我效果不好,没缺点,毕竟是在路边仍是手持手机拍的。

如果我能带着专业装备再去的时候,希望重新给大爷做一段,毕竟,看的出来他一定喜欢着自己的这些小喜好。

许久,墙上挂着的还是这些乐器,仿佛并没有卖出去过,但是依然保持挂出来,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儿。





这是坐落于高台民居入口处的一处清真寺,每个礼拜五四周的男人们都会到这里做礼拜,甚至残疾人也不例外。



拐角处,一个民间博物馆进入我的视线,艾尼?阿布拉是这间博物馆的开办人,纯属自己爱好,和正规博物馆没法比,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。





手工艺制品在如今的喀什依然随处可见,在高台民居,有两家土陶作坊很是引人注目。

师范毕业的吐尔逊?祖农原本是看不上父亲传下来的这门手艺,却又非常依恋在这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环境。

终极还是选择继承父辈的生计。

喀什土陶始于3000多年前,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先进,大部分土陶制品已经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。





喀什牛羊巴扎,亚洲最大

每个周日是喀什牛羊交易日,我去的这天,风和日丽,在没去之前,想象不出来这会是一个什么样子。

找打那辆素日里没有人气的公交,票价一块,刚站稳脚的空隙,上来四五个老外,车子已经是满满当当,除了立足之地,已经觉得呼吸艰苦。

摇摇晃晃三四非常钟,到站下车,公交如释重负,空荡荡消失在视线里。

距离交易市场还有个七八百米的距离,314国道上走着路的,拉着牛羊的卡车,开着三轮的,还有如我一般的游客,都是前往大巴扎的。

远远一股“清流”扑鼻而来。



入口处的一家馆子,坐满了食客,此时正是新疆的早饭时间。

桌子上摆着奶茶,馕饼子,烤肉还有烤包子。





再往前走点儿,我的天,这局面真特么壮观啊,不愧被誉为亚洲最大。

傲娇的羊群为何能如此整齐划一?因为他们脖子都套了绳子。





据说这里的小孩自打记事开始都会被父亲带到巴扎来,和我们的童年差不多。



买主选畜生根本是先观二摸三抱四成交。

适合了,并不称重,依据体感来付合适的价格,每一个选到牲口的男人都是乐呵呵的,犹如抱得丽人归。





帕米尔高原

睁开眼的时候,被窗外的风景美到,立即上到楼顶。

远处的就是帕米尔高原。如果雪在多一点,我在早一点,一定会是更完美的。





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徒劳,我们终于到了祖国与巴基斯坦的边疆,而脚下走的这条路也叫中巴友谊之路。

中巴友好的关联在世界上应该也是公认的。

而我们越出国门的那一刻,也感想到了这种友谊不是吹的。宛如良久未见的老友,挨个握手,甚至拥抱。好像巴基斯坦人民也是很喜欢自拍的,几乎人人手里一根自拍杆,轮流跟我们合影,这一刻有种做明星的赶脚。



衣着制服的不知道是什么来头,很热忱的示意我们品味他们的巧克力。

以表谢意,我们搬了车上带着的一箱夺命大乌苏赠予友人,而他们竟然要回礼,给我也来了一箱零食。似乎不收都不让走的那种。











临走之前,感激带我们到国门的兵哥哥,也是因为有你们的辛苦,让我们能酣畅的玩耍。



回程的路上,在路边小憩的工夫,对这来自友人的零食做了一个留念照。





一个忽然的决议,我们试图前往塔县的深处,大乡亲。

方案不周,出发晚,走到半道又出了小状况,于是,一段160公里的路我们走了不到80公里已日落西山。

过了314岔道,走上了这条应该是县道,前一段景致美的像是在西藏,天蓝的有点不真实。







我看过沙漠下暴雨,据说这个村庄很甜的哈密瓜,但是,交通被阻断,我们在这里傻傻的张望了两三个小时。

新疆,不完整的走遍了南北与东西,想起来依然心心念。

说不上来为什么喜欢?

身未动,心已远。

Copyright 2006-2014 wxxcjy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菏泽新闻中心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